点击关闭

游戏工作-阿列克谢说::“这些会议让我们设计游戏更加努力-读卖新闻中文网

  • 时间:

还1.4万要一半房

首款遊戲就像「初戀」設計第一款遊戲時,三個工作室創始人要在晚上、周末甚至午休時間工作。不久他們就從原來的公司辭職了,並租下現在的辦公室。用他們的話說:「沒有一個前同事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朋友和親戚們知道,但都沒當回事兒。」

從電子遊戲迷到遊戲開發者在他們的辦公室里,三個人一邊請我吃花生,一邊分享自己的故事。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我走進下諾夫哥羅德(距莫斯科400公里)一座灰色混凝土樓房,走過昏暗的電梯和空曠的走廊,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典型的遊戲玩家的房間:有電子遊戲機、色彩鮮艷的海報、電吉他,冰箱里還有啤酒。這裏就是手游開發工作室Fifty Two的辦公室。

Fifty Two定期參加在莫斯科和其他城市舉辦的開發人員會議,類似的會議越來越多。米哈伊爾每月都到下諾夫哥羅德的一個小複式公寓與當地開發者討論未來項目並聽取新建議。阿列克謝說:「這些會議讓我們設計遊戲更加努力。儘管有來自各方的建議,但一切最終得由自己拿主意。」Fifty Two的創始人們表示,參加這些活動有助於遊戲開發者群體的發展,因為閉門造車的設計師可能猜不準用戶的喜好。「但我們只想做自己覺得很酷的事兒,然後世界上就會有其他人也會覺得這麼做很酷。」

本文刊載自《環球時報》「透視俄羅斯」專刊,內容由《俄羅斯報》提供。

工作室一共只有三名工作人員——28歲的程序員米哈伊爾·沙金(Mikhail Shagin)、32歲的程序員德米特里·維克托羅夫(Dmitry Viktorov)和31歲的設計師阿列克謝·卡立寧(Aleksey Kalinin)。他們知道如何設計出能在AppStore上收穫數百萬下載量的「爆款」手機遊戲。

那時候,米哈伊爾參加了學校的編程課。阿列克謝則是自學的,他製作的第一個遊戲就是在Adobe Flash軟件上獨立完成的。德米特里成為遊戲設計師的道路則要曲折一些。他說:「我是從擺弄電子儀器開始的,因為我對編程一無所知,還以為設計遊戲要先學會組裝電路呢。」後來他找對了路子,開始努力備考,考上了當地大學的計算機數學和控制論系。

工作室的第二款遊戲是「Kenshō」,類似於益智遊戲「2048」,被免費預裝在俄羅斯的蘋果授權經銷商出售的iPhone里,然後推廣到美國的蘋果商店裡。這款遊戲成功的秘訣不僅是其迷人的界面設計,還有不同尋常的聲音。瑞典聲音設計師奧斯卡·魯德柳斯(Oscar Rudelius)為遊戲設計了11個音頻。阿列克謝打開遊戲,讓大家聽其中的音頻,「第二個遊戲只有30萬次下載,無所謂啦,看看這多漂亮啊!」他說。

三名開發者辭掉舒適的工作創業,如今每兩年推出一款手游。

德米特里回憶說:「我至今記得,推出我們的第一款產品時是多麼激動人心。遊戲首發的緊張感就像初戀,也許比那更酷。」最終,他們的「初戀」下載量達到500萬次,其中200萬來自中國,下載量第二多的國家是美國,其次俄羅斯及歐洲國家。這款遊戲還多次成為AppStore的遊戲日下載量冠軍。

工作室的第三個項目是多人奔跑類遊戲「Populus run」,目前還在開發階段,預計今年秋天會在iOS上獨家推出。

「只做覺得酷的事」「有人付你們錢嗎?」「什麼時候找份正經工作?」「遊戲能掙錢嗎?」……德米特里、米哈伊爾和阿列克謝已經聽厭了熟人們幾乎每天的盤問。他們說,幾百萬次下載無法保證高利潤,一切取決於遊戲的商業模式。米哈伊爾說:「由於Jellies是免費的,我們獲得了知名度。第二款遊戲Kenshō是收費的,因此它從經濟的角度說對我們更有利。」

兩年後,他們設計的Jellies遊戲問世,只有iOS版。這是個簡單的益智遊戲,只要將同顏色的水母連起來就能得分。每一關得分越高,獲勝幾率就越大。

三位遊戲工作室創始人最初是在視頻轉換器公司Freemake工作時認識的。一起吃了幾個月的工作午餐之後,他們覺得是時候開始創業了。

米哈伊爾回憶說:「我的一個同學有一台Game Boy Advance(便攜式電子遊戲機)。那是一台令人難以置信的好機器,當時我第一次意識到,便攜式遊戲未來會有很大的前景。後來有了Java手機遊戲,學校里幾乎每個人都在玩。再後來塞班智能手機又流行開來。高年級時我們就在課堂上用藍牙玩(聯機)遊戲。」

今日关键词:9名国人被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