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app邀请码-沐川新闻网
点击关闭

中队烈士-吕挺2012年12月加入消防队伍-沐川新闻网

  • 时间:

迪丽热巴金凤凰奖

女士姓曹,家就在消防中隊附近,從新聞上知道呂挺犧牲的消息后,她中午去花店訂了一束花,帶著兒子來到中隊,來表達敬意。在隊執勤的消防員接過了花,曹女士和兒子給他們深深鞠了一躬,抹着眼淚離開了。

這兩天,像曹女士一樣自發來弔唁呂挺的市民有很多很多。

應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追記呂挺烈士一等功。瞻仰完呂挺烈士的遺體后,浙江省消防救援總隊總隊長楊國宏淚流滿面,心痛不已。

隊友葉家豪深情撰文悼念呂挺:

呂挺也是家中的獨生子女,報喜不報憂也是家常便飯。不久前的「利奇馬」救援中,幾個小時都沒有消息,後來他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跟家裡報了個平安,「沒事的」。

2019年8月14日,浙江省消防救援總隊湖州支隊安吉中隊中隊長呂挺在執行水域救援任務過程中,為營救落水群眾被急流沖走,壯烈犧牲,年僅29歲。8月17日,應急管理部批准呂挺同志為烈士。

桌角還有一瓶風油精,應該是呂挺加班提神的「利器」。

安吉消防中隊營區的車庫後排,隊員們的搶險救援服整齊地擺放着,唯獨「二車 指揮員 呂挺」的位置,是空着的。

以下是全文▽▽▽當得知呂挺在水域救援中失聯時,我的內心極其複雜。作為一個工作了10年的消防員,我心裏十分清楚失聯的概念,因為2013年1月1日我的隊長尹進良就是在火場中失聯,再也沒有回來。但作為戰友,我們每一個人都會默默期盼、祈禱自己的兄弟能平安回來,即使希望是那麼渺茫。

車隊將從殯儀館出發,環繞安吉縣城一圈,數千名群眾自發來到路口,肅立送別英雄最後一程。

後來,余書輝也因體力透支昏厥過去,被立刻送往醫院。醒來時,得知隊長失聯的消息。

瘦瘦高高的消防員余書輝,是淳安人,剛滿20歲,加入消防隊伍一年半。8月14日營救那對被困父子時,他和呂挺第一時間下水救援。中隊水性最好的他,一下去就嗆了好幾口水,好一會兒才緩過來。站在齊肩深的急流里,身高一米八的余書輝雙腳根本無法使力。他和呂挺兩人數十次嘗試靠近小孩,都被急流沖開,過大的水勢讓余書輝根本看不清呂挺的位置,只知道他在自己身旁。

10點載着呂挺烈士骨灰盒的靈車駛出殯儀館,準備送往烈士家鄉東陽烈士陵園安放。

來消防隊伍之前,呂挺是長安大學的一名畢業生,畢業之後,在湖州當地有份穩定工作,但他卻義無反顧投身消防隊伍。「是因為他從小就有的軍人情結。」厲海榮說。

今天上午7時30分,呂挺烈士的遺體告別儀式在湖州安吉縣殯儀館大告別廳舉行。

悲傷的「空位」安吉天荒坪北路281號,是呂挺再熟悉不過的安吉縣消防中隊的營區。中隊食堂阿姨孫美萍得知呂挺犧牲的消息后,一直在默默流眼淚,不敢相信這個靦腆的大男孩就這麼走了。

打開APP,查看更多精彩圖片

群眾代表中,有一位是退役軍人。他說,呂挺的精神,他們會永遠傳續。

「下面的水把我打上來,上面的水把我壓下去」,「滾水壩」的激流,讓余書輝接連吃了幾口水,「感覺體能耗完了,無法呼吸,我喊『隊長』」,呂挺游過去,抱着他胳膊,「有我在!」

業務上的事情,厲海榮從不為弟子操心,但是個人的問題他一直惦記着。

應錢江晚報記者之邀,葉家豪連夜寫了一篇祭文,深情惦念這位曾經並肩作戰的好兄弟、好隊友,「向你致敬,我的兄弟!未來你的父母便是我們大家的父母,不必牽挂,一路走好!」

呂挺犧牲的消息傳出后,大家悲痛萬分。8月16日呂挺烈士的遺體安放到安吉殯儀館后,數十萬各界幹部群眾自發前來弔唁。

8点09分队友抹着眼泪离开。

「雖然每次尋找的時候,我們都期盼失聯的兄弟能回來,但實際這種期盼都是我們的自我安慰。作為一名消防員我們自己其實都清楚失蹤、失聯的意思,我們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離開,所以我們等待奇迹。現在你回來了,一路走好!」

一起帶新訓時,你對工作的態度更是表現得淋漓盡致。那時我作為新訓團政治處的幹事負責宣傳工作,而你作為排長還兼顧連隊的宣傳。每次團里開展活動,你總是第一時間把連隊的照片和信息發給我,每次群里通知需要什麼材料,你也是第一時間上報。你更是會主動思考帶兵的方法,每次去你的排里,班長們總是對你讚不絕口,說你有方法、有想法,是個好帶兵人。如此優秀的你就這麼走了,難過之外更是惋惜。

翻開呂挺的筆記本,工工整整記錄著每一次會議的筆記,其中有一頁上寫道:初心易得,始終難得。

6點30分安吉縣殯儀館門前已經站滿了來自各界的群眾,送英雄呂挺最後一程。家屬們陸續進場,沿路留下悲痛的哭聲。

安吉消防大隊表示,準備為呂挺設立一個陳列館,會保留部分呂挺生前用過的物品。

在他的電腦上,記者看到頁面還停留在採購衝鋒舟馬達上。

我印象中的你敦厚老實、待人和善,話不多,卻對工作異常的執着,對消防事業也無比熱愛。我去安吉的次數並不多,但每次去你不是在出警,就是在工作。研究山嶽救援、水域救援的器材,思考救火救援的戰術戰法,討論每次出警的得失,你的生活似乎被消防事業所填滿。所以我經常調侃你,「這麼醉心工作,還有時間談戀愛嗎?」而每次你都是朝我靦腆地笑笑。

有網友在了解你的事迹后覺得你的犧牲很不值得,其實值不值得,我相信你最清楚,每個消防員都清楚。所謂消防員,就是在人民群眾最需要的時候衝鋒在前,救民於水火,助民于危難,給人民以力量。救人對消防員而言是一種本能,不帶任何功利屬性,沒有值不值得一說。要是你可以重新選擇一次,我相信結果依舊會如此,因為你是一名優秀的消防指揮員。

6點30分安吉縣殯儀館門前已經站滿了來自各界的群眾,送英雄呂挺最後一程。家屬們陸續進場,沿路留下悲痛的哭聲。

以後你的父母便是我們大家的父母

即使身為中隊長,呂挺也從不缺席隊內的每次訓練,親力親為,讓隊員們跟着他學。而且每次出警,都奮勇當先。

大隊長多次關心個人問題他笑笑回應:還是看緣分「災情救援總是沖在最前線,私人事務卻永遠置之腦後」,這是大隊長厲海榮口中耿直淳樸的呂挺的最佳寫照。

這是水中他倆唯一的對話,也是呂挺說的最後一句話。

兩位老人首先前往呂挺生前的辦公室,查看了呂挺的榮譽證書、工作中的照片、視頻等影像資料。看到呂挺曾經坐過的椅子、工作筆記本,兩位老人淚流滿面。

他的兩位同鄉發小,一直在抹眼淚。聽到噩耗后,19個他東陽的同學和朋友聚在一起,趕來送他最後一程。呂廣流着眼淚說,他們平時也很難見到呂挺,「他一年也回不了家一次,他入伍的那年,連過年都沒回家。」今年過年,呂挺回鄉和他們聚會,說起消防救援工作。呂廣很擔心,他知道,消防員被稱為和平年代最危險的職業。同齡人中,有人上班,有人自己創業,當時沒有人想到,呂挺會選擇入伍。

在后方等候吊唁的市民。

對於水域救援的這塊,厲海榮說呂挺是隊里的「專家」,「呂挺是全隊唯一參加過去年八月份全省水域救援培訓的隊員,對於安吉當地複雜的水情,他也會經常在周邊水域進行訓練。」

錢江晚報聯合浙江省消防救援總隊在網上開設了「淚別呂挺」頁面,與網友們一起,淚別烈士呂挺。

此前一天,錢江晚報記者在二樓中隊部辦公室呂挺工位上看到,電腦還開着,桌上放着一個黑色的手機,一支筆,下面還壓着一份材料。

8月16日,失聯37個小時之後,呂挺的遺體被救援人員找到。消息傳來,身在北京的隊友葉家豪難過到獨自啜泣。

「就在險情發生前,五點四十吃完飯,我和呂挺還在討論隊里添置水域救援的專業器材設備的問題,六點就響起了警鈴。」

錢江晚報聯合浙江省消防救援總隊在網上開設了「淚別呂挺」頁面,與網友們一起,淚別烈士呂挺。

憑藉著他工作刻苦、專業能力強、擔當隊伍骨幹的優秀表現,呂挺通過考核,獲得了單位和戰友的認可,在兩年半內就當上了中隊長。

呂挺烈士,男,漢族,浙江金華東陽人,1990年5月出生,中共黨員,2012年12月加入消防救援隊伍,生前系浙江省湖州市消防救援支隊安吉中隊中隊長,三級指揮員消防救援銜。呂挺同志加入消防救援隊伍后,先後參加各類滅火救援戰鬥兩千余次,參与處置「11.26」安吉恆林椅業火災、「8.10」安吉縣報福鎮深溪村洪 水救助等多個重大滅火救援行動,成功營救被困群眾200餘人,先後3次受到嘉獎,2次被評為全省消防救援隊伍「優秀警官」。

家屬整理呂挺衣物時,還看到了呂挺生前用過的一個腳部固定器,那是他生前一次受傷的時候使用的。他等到傷好了,才告訴父母。

圖:8月18日上午,呂挺烈士的父母和家屬來到安吉消防大隊整理他的遺物。呂挺的母親緊緊握住列隊迎接的消防員的手,並叮囑他們外出救援一定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向你致敬,我的兄弟!未來你的父母便是我們大家的父母,不必牽挂,一路走好!

整理遺物時發現一個腳部固定器,當時他等到傷好了才告訴父母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呂挺,我親愛的戰友,你還沒有娶妻生子,你才剛剛在安吉買下房子還沒等到交房,你接下的山嶽、水域救援隊建設試點工作才剛剛走上正軌,你的兄弟們還在隊里苦苦地等你回來,你就這麼走了,給這盛夏的安吉留下了最壯美的背影,你就這樣長眠在了這片綠水青山間。也許你這一生過於短暫,卻註定耀眼;也許你這一生很是平凡,卻註定偉大。

他的主人再也回不來了。「有我在!」這是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中午時分,烈日炙烤着大地。一位戴着墨鏡的女士帶著兒子來到安吉消防中隊營區門口,手裡拿着一束鮮花。

8月18日上午11時左右,呂挺的父母和家屬來到安吉消防大隊整理他的遺物。所有消防員列隊迎接並向英雄父母敬禮,呂挺的父母和他們一一握手,並叮囑他們以後外出救援一定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安吉消防中隊營區的車庫後排,隊員們的搶險救援服整齊地擺放着,唯獨「二車 指揮員 呂挺」的位置,是空着的。

營區一片沉默,沒有人願意打破這份寧靜。年輕的消防員章振勇,想起和呂隊的過往,坐在台階上失聲痛哭起來。

6點45分記者在現場遇到安吉龍山公益救援隊的隊員。呂挺失聯后,他們中多人曾經現場搜尋過,得知呂挺犧牲的消息,非常惋惜。

「我跟他談過很多次心,讓他多去接觸,呂挺也就是笑笑,說自己還是看緣分。」厲海榮大隊長多次為呂挺的情感生活操心。

對老家父母,呂挺常說「沒事沒事」,是不願讓父母牽挂擔憂;對中隊戰士,呂挺敢喊「向我看齊」,救災訓練永遠衝鋒在前。安吉消防大隊大隊長厲海榮無不痛心地向錢江晚報記者回憶起了呂挺烈士的點點滴滴。

7點10分送行的隊伍中,記者遇到了一位柱着拐杖的阿姨,姓陳,從安吉報福鎮老家趕過來的。「幾天前的颱風天氣,他從新聞里知道,因颱風天氣鎮里唯一的對外出路步石橋被淹,交通中斷,是呂挺冒着生命危險,把衛星電話和電工送進去。

呂挺2012年12月加入消防隊伍,2015年9月來到安吉,在這裏度過了近4年的時光。

厲海榮還透露,這段時間,隊里準備採購一些新裝備,比如水域救援等符合安吉本地救援的類型,所有器材裝備的性能參數幾乎都是呂挺提供的。

副隊長程孝華說,就在幾天前的颱風「利奇馬」中,安吉報福鎮唯一的對外出路步石橋被淹,交通中斷。緊急時刻,程孝華看着呂挺在大風激流中與同事組建橫渡系統,將衛星電話和電工順利送進村,避免了深溪村與外界失去聯繫。

「我2017年9月入隊,在隊里有幾次身體不舒服,都是呂隊長送我去的醫院,有一次半夜我肚子疼,他陪我在醫院直到凌晨三四點。」余書輝說。

手機,還不時在閃着信息,其中一條信息是:兄弟,你走得好突然,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一路走好……讓人淚目。

根據安排,追悼會結束之後,呂挺的骨灰將送回老家東陽。安吉當地群眾得知后,準備自發到杭長高速安吉出口(安吉大道),淚送英雄。在呂挺的老家東陽,市民也自發組織起來,準備在高速口接他回家。

7點30分呂挺烈士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安吉縣殯儀館大告別廳舉行。

呂挺犧牲了!當我看到微信群中「找到了,犧牲了」的字樣時,我頓時手腳發麻,久久緩不過神來。呂挺是和我同一批下隊的戰友,2015年9月13日,我們一起經歷了兩個多月的崗前培訓,一起坐着中巴車來到湖州,你被分到了綠水青山的安吉,我被分到了特勤。由於距離較遠,偶有交集。巧的是2016年9月,我們又一起到了總隊培訓基地帶新訓,那時你是連隊的排長,而我是政治處的幹事。

今日关键词:沙特削减近半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