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名陪审员中有10人同意“判死-游戏卡盟-台北新闻
点击关闭

北美辩护-12名陪审员中有10人同意“判死-台北新闻

  • 时间:

智利发生6.0级地震

且即便此次得以成功將克里斯滕森判處死刑,從「判死」到執行也是一個漫長到幾乎看不見盡頭的過程:美國死刑信息中心數據顯示,如果死刑裁決系聯邦法院超越州級司法系統作出,其執行率是極為低下的,自1988年美國恢復聯邦層面的死刑至今(美國1967年聯邦層面廢除死刑,1976年法理上恢復,但直到1988年才正式恢復),一共僅有3名死刑犯被真正執行了死刑,且他們從「判死」到真正被送上電椅或注射死刑台,也無不經歷了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冗長等待和反覆司法博弈(死刑裁決作出后被告可以上訴,減刑乃至翻案的比率不低,即便無減刑、無翻案,也會經歷漫長而痛苦的折騰)。

(校对:颜京宁)

由於控辯雙方均未能在庭審前或庭審期間達成諒解共識,這一案件的定罪、量刑,都被交給一個由12名各界人士(5女7男)組成的陪審團來裁定。按照美國聯邦法律規定,涉及死刑的案件,其量刑裁決必須由全部陪審團成員一致認定才能作出。在本案定罪過程中,多數陪審團成員裁定克里斯滕森有罪,因此僅用90分鐘就完成了定罪程序;而在量刑過程中,陪審團耗費了足足8小時時間,仍有2名陪審員堅持「不能判死」,在「陪審團無一致認定」情況下,最終結果自然毫無懸念。

儘管一些經常活躍在中國內地中文社交平台的「北美法律大V」曾言之鑿鑿,稱「被告一定會被判死」,但更多熟悉北美法律情況的人士早已指出,這一結果絲毫未出乎意外。為什麼這樣說?

必須公平地指出,不論法官沙迪德,3名檢察官米爾希瑟爾、尼爾森(助理檢察官)和米勒(定罪聽證會時的助理檢察官),還是絕大多數陪審員,都成功避開了被告及其辯護團隊設下的各種「機關」,依法作出公正裁決,這在類似案件庭審中已屬罕見。但在「陪審團一致」原則下,作出死刑裁決的門檻本就很高(全美國聯邦司法系統包括軍隊,2018年待決死刑犯也只有區區62人),僅被認定一例命案的謀殺嫌犯「判死」概率更低,12名陪審員中有10人同意「判死」,已堪稱奇迹(且另2人也認同被告「罪行嚴重,手段殘忍」)——2007年《紐約時報》曾刊文指出,平均每300樁已被認定罪名成立的謀殺案,才會有1名被告被判處死刑,在「廢死」呼聲更高的今天,這個比例顯然只會更低。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長達3天零2小時的量刑聽證會期間,克里斯滕森本人始終一言不發,而他的辯護團隊和家人則強調被告「無犯罪前科」「因酗酒和濫用毒品導致工作和學業受挫」「有家族酗酒史」「存在精神問題」「曾經表現良好」,這些雖然是所謂「北美套路式辯護」,但的確是有效的辯護手段,北美司法體系中的精神問題鑒定門檻很低,而在2011年即已「廢死」的伊利諾伊州,願意聽進這些為被告辯護開解之詞,從而網開一面的陪審員甚至法官,是大有人在的。

從裁決出台後的陳述可知,受害人親屬對量刑的反應是「不滿意,但可以接受」,這恐怕也是絕大多數關注此案同胞的內心感受吧。

文/陶短房當地時間7月18日,美國伊利諾伊州皮奧利亞聯邦地區法院法官沙迪德根據陪審團裁決,宣判已於6月24日被裁定一項綁架導致死亡和兩項偽證罪罪名成立、涉嫌在2017年6月9日殺害伊利諾伊州大學香檳分校中國留學生、26歲章瑩穎的被告——同校克里斯滕森終身監禁,不得減刑或假釋。

克里斯滕森此前已經承認自己的確綁架、強姦並虐殺了受害人,但既不承認有罪、又始終拒絕交代藏屍地點,更在庭審過程中表現得毫無愧悔之意,在得知未被判處死刑后竟露出詭異笑容,這讓許多篤信「殺人償命」古老中國原則的全球華人同胞感到憤懣不已。不少人指責美國司法體制「縱容罪犯」,更有人對仍保留死刑的美國司法體系居然無法將這名令人髮指的罪犯置之極刑而感到大惑不解。

正因如此,在一個已有21個州(包括案發地和庭審所在地伊利諾伊州)已廢除死刑、死刑判決門檻高且過程艱難的國度,在嫌犯狡詐、冷血和頑固,辯護律師手法專業且嫻熟(公正地說這無可厚非,律師謀求委託人利益最大化是理所當然的事,且因被告拒絕指定律師,其律師團隊核心成員塔瑟夫是法庭指定的公設辯護律師)、嫌犯父母不斷「催淚」的情況下,法官、檢察官和大多數陪審員仍能排除干擾,堅持法律原則,嚴格依照證據鏈和案例定罪、量刑,作出了讓罪犯「終身牢底坐穿」的司法裁定,以該國標準而言,已堪稱「頂格量刑」,這一斷語雖嫌冷酷,卻是不爭的事實。

今日关键词:垃圾分类